第七百九十三章 角度

五代梦 793 作者宝庆十三郎 全文字数 2217字

偏头颇感兴趣的看去,站在大家不易发现的角度。 只见地下这些人都正看向自己,心里却也不在意。试想什么人没有见过,这些人自命非凡,不过倒也是确实是这个时代的翘楚。不过在刘继兴的心里看来,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即使像他们有的只不过是,都有着一份追求长生,或者说追求天道的心而已。如果心里有了这份执念,看来,只怕就连普通人都要不如了。 却也不会轻视,毕竟这些人也有着大神通,可以说举手抬足之间,就会山崩地裂的! 校尉看不出破绽,也没有刁难马云,率队让马云带路便进舱房里去搜索。萧九郎看着这些手持兵器的将士进去,倒没有紧张什么,但是心里却有些担心他们会不会骚扰师傅和掌门。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可是两个天姿国色的美女。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这一行检查却是很顺利。萧九郎没有看到殷家的人出来,武宣和陈炫也没有出来,自己师傅和掌门也没有出来,那队将士却在校尉的带领下出来。 看着船只缓缓驶离水寨限定的水道,船头上的人似乎都轻轻舒了口气。船只路过那艘被羁押的客船的时候,才发现船上的人都被押下了船去,不知道要带去哪里。萧九郎看着那些紧张的面容,心里却多了几分无奈。 船只在水道里顺流而下,速度却是快了起来,那些船夫都全神贯注的操控了方向。虽然水道极宽,但是两边都是高山石壁,或者是浅滩乱石,如果不早点准备只怕也要船毁人亡。 不过看着船夫娴熟的技巧,萧九郎却当成了一种享受,依然和师叔坐在了舱板靠船头的那条木凳上,看着船夫操弄着船只顺流而下。不过却发现那两个道士没有回舱,反而叫过了马云在一旁询问什么。 马云似乎对两个人也极为恭敬,萧九郎虽然没有想打探的意思,但是也听过正法派的名头。据说正法派的祖师如今也圣眷正隆,在唐国也逐渐是上升如日中天的地位。想必马云碍于正法派的名头,对两个人难免有些恭维。 苏侯似乎看出萧九郎的心思,居然不动声色的传音告诉他,这两个道士是正法派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那个方脸的名叫倪纯志,平时在庐山栖霞洞修真;那个消瘦的道士名叫杜纯,乃是追随门众在金陵城修真。两个人似乎因为杜纯来了庐山,然后倪纯志和他一起回金陵去办事。 萧九郎听苏侯的语气似乎对正法派有些不宵,但是知道自己不会传音,又不敢出口问苏侯,只能报以笑意回应。苏侯让萧九郎不必理会,萧九郎只好问苏侯此去金陵需要多久。苏侯到了这话的时候,又开口告诉萧九郎,如果平时水道上没有水寨检查,应该晚上可以到达金陵。但是如今一路的阻隔,只怕要等到明天才能到达了。 正应了那句千里金陵一日还! 萧九郎听来有些神往,但是看到师父和掌门一直没有露面,心中虽然很是惊讶,却也不敢干涉和过问。倒是不一会儿那武宣出来了,看到萧九郎后径直便过来,也没有大声的招呼。可能知道苏侯不会理自己,便对萧九郎又感谢了一番,忍不住喜色的说到自己姑妈已经醒来一次了。
萧九郎不敢张扬,简单的应付了几句,看到苏侯脸上没有不愉快的神色,便嘱咐他回去陪殷老夫人。武宣想请苏侯和萧九郎过去一起吃饭,萧九郎看师叔恍若不觉,便一口推辞了武宣的好意。武宣可能也明白,便又感谢了一番进去了。 船过了古雷江和舒州之后,却是出奇的快了起来。 一来是因为水势更快船速快捷起来,二来却是马云在船头挂起了更大的一面旗子,一路基本上没有什么检查,顺风顺水的过了池州、铜陵和江城。到了下午未时的时候,居然已经快临近当涂了。 “果然名不虚传,受益匪浅!”杨炯的声音居然有些沙哑,站在缓缓下降的龙卷风上,和边镐一般衣炔飘飞。 “有人称赞说,岭南国主有龙虎二侍,皆善拳脚。某尝以为乃当世拳脚名家,后得知最擅长的乃是兵器?某家曾想何时能见识见识手中的兵器呢!”边镐静静的看着,唇角却微微翘起来:“没有想到如今早已不需兵器!” 手中无枪,心中有枪! 手中无枪,身已是抢! 人枪合一,是修行中难得的至高境界! 人便是枪,枪就是人,这才是真正的人枪合一! 一身修为,在见到之后,并没有发生必然的切磋和讨教。反而是内敛自然的境界,使得短时间做出了最重要的突破。也是这种突破,导致了重新出山服从。 没有人去张扬,也没有人知道,一身修为,已经超出了江湖上许多人的认知,对《名人奇艺榜》的认知。 “某遗弃兵器多年矣,可是真正的不用兵器,如今思来这种真正的肯定,却是一年前了!”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看着面前脸色平静的边镐,脑海里影像一般回放,那日自己听到几个人说话,自己果断去寻找情形。 同样在《名人奇艺榜》,排名对于来说,差的距离有些远。对于普通人的想法来说,这种排名的差距就是实力的表现。 也许在这种绝顶的排名里,每个人的差距不会太大,但是如果差了五六个人以上,这实在是有些大了。历史上有没有过这样的先例,肯定还是有的。 隋末唐初天下大乱,在隋唐好汉里排行第七的罗成,不但出身名门,而且少年英雄自负颇高,在扬州更夺得了武状元。后来李渊起义自立,其子李元霸得封赵王,乃是天下第一的好汉。 罗成显然对李元霸有些不服气,后来在瓦岗寨围剿炀帝于四明山时挑战李元霸,却是在李元霸八棱紫金锤下失败。而且是连一招都招架不住,便枪折人逃了,这就是不同排名的差距了。 当然,不管是不是排位往前的浪得虚名,还是排后的后继无人,反正差距就是差距。
隐藏
新书在线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