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恨,不讨喜

我是半妖 822 作者北燎 全文字数 3404字

此时此刻,她只想抱着孩子转身离开这里。 但赫连霸下的死命令就如同悬在他们母子二人脖颈上的一把刀一样致命。 让她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赫连……我知晓你恼我当初弃你不顾,但我当初真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赫连没有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鳄蛤兽在雪地之中打了一个滚,咕噜噜的声音愈发低沉危险,后背之上的疙瘩脓液疯狂分泌成道道利箭形态! 这一幕看得慧三娘与小俊头皮发麻得紧。 她索性跪在雪地之中,怀中抱着小俊,两行凄寒清泪不断的从眼眸中淌出,忙道: “看到了吗?这是你的弟弟,他叫小俊,再过几年,他便能有你一样高了。” 赫连低头看着冻得鼻涕直流,不知是恐惧还是寒冷而瑟瑟发抖的男孩,目光没有一丝情感波动。 慧三娘低着头,喃喃道:“为娘记得的,记得你今年已经满了十九,为娘知晓当初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但看在为娘生下你的份上,能不能答应为娘一个简单的请求。” 听着那一声声‘为娘’的自称,赫连胃中似有什么东西在翻涌。 慧三娘双目朦胧,终于鼓足勇气般的缓缓抬起了手,似要去扯赫连的衣角。 她哑着嗓子,可怜弱小得好似风中即将凋零的一朵小白花,声音哽咽,明显进入角色状态的说道: “赫连……这么多年了,为娘从未亲手给你做过一顿饭,今日等你爹爹从宴席归来,你也回家吧,娘亲手做一顿晚饭给你吃,好吗?” 正当她手指颤巍巍即将触碰到赫连衣角的时候…… 咯吱…… 苏家大门缓缓被一只白净的少女小手打开。 赫连那一直僵冷如冰的脸色听到大门开启的动作,神情终于有所松动。 冷如长夜极冰的眸子也恢复了一丝人气儿,他转身看去。 只见高大微开的古漆大门门缝之中,探出一个美丽的少女。 她穿着一件洁白华贵的貂绒裘,乌黑的秀发盘着精致的双平簪,小脑袋后面还自然垂下两缕小辫,看着既清新又不失可爱。 只不过她小脸鼻尖被冻得微微发红,想来是此地风雪过于寒冷。 “赫连。” 她语调柔柔软糯的唤着他的名字,不由令赫连双目微敛,冷意散去几分,全然没有了慧三娘喊他名字时的冷漠。 而他脚下的鳄蛤兽咕噜声调一转,亦是全然没有了半分戾气,背后上脓液形成的利箭也随着软塌下来。 慧三娘心头骤然一松,偷偷的打量了这位苏家小姐一眼。 暗自盘算着这小姑娘看着极好说话的样子,而赫连对她更是难得的没有半分敌意。 若是能够利用她的同情之心,让其帮忙劝说赫连,说不定今日这事儿就成了。 “姑娘……”慧三娘顿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正欲开口说话。 谁知苏天灵眼眸弯弯含笑看着她,可眼底却没有丝毫笑影:“这位夫人是不是看我极好说话的样子?” 古怪的发问一时打断了慧三娘的思路,一时之间竟是不知从何开口。 苏天灵眼眸眯得更弯了,像是一对小月牙一般可爱,看得不禁连慧三娘身后的小俊都呆了几呆。 她又道:“可是夫人猜错了,我不好说话,很不好说话,赫连虽然为人抠门抠得一副吃不起饭的样子,但也不差你府中那一顿饭。 你说让他回家,可赫连府从来都不是他的家,赫连想要的你从来都不知道,也给不起。而我……” 说到这里,苏天灵挺了挺自己那发育尚且青涩的小胸脯,哼了一声:“能够给他的是你也给不起的。” 说完,也不去看慧三娘是何等脸色,苏天灵小手一探,就抓过赫连的手掌返回宅中。 鳄蛤兽则是慢吞吞的在雪地里打了一个滚,正欲跟上。 谁知咯吱一声,厚重的大门先它一步的合上,将它与那母子二人皆隔绝在外。 咕噜噜委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赫连握着她柔软冰凉的小手不解。
待在苏宅之中,不应该如此才是。 难不成…… 赫连目光一软,看着苏天灵的侧颜顿时有所明悟。 原来她狠心将自己赶出门外以后,其实并未走远。 他傻傻的蹲在门外守着她。 而她…… 亦是傻傻的坐在门的另一边,痴痴地陪着他。 难怪她小脸鼻尖都冻得通红通红的。 所以她才会及时的出现,将他带离了那个女人的视线意外。 两人咯吱咯吱的踩着积雪。 苏天灵胸膛微微起伏,小脸愤愤看着有些生气。 她忽然转过身,咚的一声闷响,额头撞在赫连冷硬的胸膛之上。 撞得不轻,却也没见她痛呼出声,她捂着额头随便的揉了揉。 然后愤愤的垂下手臂,睁着一双清亮干净的眼眸看着赫连。 “赫连,你很生气吧?” 看着她这气鼓鼓的模样,原本恶心郁结的心情顿时席卷而空。 赫连难得的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摸了摸她的脑袋,老实点头道:“嗯,很生气。” 苏天灵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小声道:“你恨她吗?” 赫连想了一回才回答这个问题:“恨。” 苏天灵吸了吸鼻子,又道:“你恨她,但是其实并不讨厌她的对吧,其实还是很想让她多看你两眼的。 只不过,她看你的目光充满了恐惧,那不是母亲的目光,更不是看待寻常人的目光。” 赫连揉着她脑袋的手微微一僵,敛眸办响后他才缓缓说道: “那样的目光、那样的称呼,让人真的很恶心,她既然讨厌我、怕我,那就离我远远的,用那种厌恶的眼神看着我就好。 至少……那样的眼神是真实的,而不是这种强忍着恐惧与厌恶硬生生的逼近我,假意维持那副虚薄的血亲关系。” 赫连眸光黯淡不过一瞬,很快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他看着苏天灵沮丧的模样,嘴角很自然的露出一个微笑:“我以为,在这世上没有人会关注一个狼口下长大的阴沉孩子,但是在现实中,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人,这般了解我。” 苏天灵被冻红的红扑扑的小脸红意更深一分,她握紧赫连的手一直未松开。 转身又继续带着他朝里走去说道:“你进屋洗个澡,换个衣服。” 赫连苍白的脸颊微微一红,有些紧张道:“为……为什么要洗澡?” 苏天灵捏着鼻子,故作嫌弃道:“那带来的那只癞蛤蟆兽太臭了,你抱了它,一身的味儿,得去洗干净,过会儿我要抱抱你,安慰你一下。” 明白自己想歪的赫连洒然失笑,也没在多说什么,而是乖巧的跟在她身后。 苏天灵带着他跨过台阶,走至了长廊中,苏宅很大,距离她的闺房还甚有一段距离。 她便又找开话题道:“听说今天天子设宴了,陵陵也去了。” 赫连点了点头:“嗯。” “你为什么不去呢?听说陛下这次想接着机会彻底扳倒赵家呢?” 赫连道:“今日你生辰。” 苏天灵顿时两眸弯弯亮,喜不胜收。 “今日我爹爹不在家,赫连你可以多待一会儿陪陪我呢。” 握着苏天灵小手的手掌微微一紧。 苏天灵感觉到了,突然回首,脚步不停,却板着小脸道:“你可别想趁着我爹爹不在的时候,做什么坏坏的事。” 赫连道:“不做坏坏的事,我买了瓜子,剥瓜子给你吃可好?” “好……” …… …… 天子一字准意,让贺洋与赫连霸同时加入了战场之中。 陵天苏双脚刚被两道血色影子缠绕而上,血影刚凝聚成两道尖锐的菱端,正欲刺川陵天苏的靴子一脚腕。 霎时间,在陵天苏与赫连霸所隔距离间的地面,掀起了一片微尘。 微尘盘旋在可见的气旋风旋之中,看着极轻极薄,但很快便形成一道方方正正的空间。 四条笔直由微尘与风形成的直线,就像四道很长的利剑,收尾折接,将陵天苏圈护在其中。
隐藏
新书在线阅读网